太火鸟 设计交易 设计案例 设计公司 社区 项目管理 增值服务 THN-X 关于太火鸟 联系我们
专访:英国深蓝工业设计创始人David Waterman
西西创意
西西创意

写在前面:2019年红点奖7月颁奖后,深圳工业设计大展也刚刚落下帷幕,那时还在香港工作的英国设计师David Waterman(我的小伙伴们都爱叫他“水娃”,虽然他自己并不知道他在葫芦娃里排行老二)。水娃很喜欢讲话,喜欢回答问题,一点也不像个拘谨的英国人,反而滔滔不绝洋洋洒洒,不过他说的是他的真实认知,有时间的话欢迎花点时间阅读全文。

提问:Stacy   回答:David

David Waterman, UK

Stacy:2019年度红点奖已于7月颁奖,深圳也刚刚结束一年一度的工业设计大展,我们发现越来越多好的产品,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广东省,目前您在香港工作,您认为粤港澳地区的设计氛围和设计水平如何?

David:其实我一点也不惊讶有那么多获奖者来自广东,这里是真正的制造业中心,拥有大量工厂。对一名设计师而言,设计与制造业紧密相连是非常有意义的。因此,这里涌现出越来越多高品质的设计师,放眼中国这里也是高品质设计师最集中的地方。我们看到设计师的技能增长很快,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技能又是相对容易获取的,因为软件的应用使设计变得更容易,尤其是能够把表面设计得看起来很好。

然而,这里存在着一个风险,如果工业设计仅仅是为生产制造服务,就会经常被制造商视为一种表面添加物。就像涂脂抹粉,虽然悦人眼目,但却容易让人错过它真正的本质。

在很多情况下,设计师最大的挑战在于很多客户真正想要的只是个复制品或者能够PK畅销竞品的产品。不仅中国如此,这种情况其实是普遍存在的。然而设计并不是孤立于商业存在的,因此为了让设计师能够成长和提高,就需要在商业中更好地理解设计而不单单是为产品涂脂抹粉,设计师应该具有更重要的作用。现在,我们开始看到一些中国设计师正与优秀的公司合作并发挥出他们的全部潜力,但也有很多设计师还挣扎在谋生和有所作为之间。

深蓝出品的耳机(来源于深蓝公众号)

Stacy:和很多年前相比,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品牌和厂商开始意识到设计的重要性,然而还是存在着很多不愿意为好设计买单,或者说不能接受以一个合理的价格采购好的设计服务的情况。请问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欧美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吗?您认为如何才能让更多的品牌和厂商意识到设计的价值并为它买单?

David: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个问题和第一个问题类似。那些深谙品牌的客户,就是从品牌角度出发考虑问题,从整体进行平衡的公司都能够理解设计的价值,他们也因此准备好了为设计买单,但那些仅仅将设计视为涂脂抹粉的公司就不会真正了解它的价值,更不准备为它花钱。如果一个厂商认为设计只是能把产品变得吸引人,那他们只会关注表面的外在的品质。

一个好的设计师不会只从美化产品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他们会从项目所涉及到的所有不同维度入手,包括:市场、定位、客户、品牌、用户体验、机械和电气工程以及很多相关联的因素,然后将这些因素会反馈到设计过程中,比如哪些需要出解决方案,而整个项目的边界则由其他因素如价格、制造过程、材料和技术等来决定。用户体验有助于构建创新,品牌则有助于定义与消费者相关的内容。这些相互关联的因素决定了最终结果是什么。设计师通过它们过滤信息并给出最佳的解决方案。这个平衡的过程比较复杂,然而了解它的公司就能够更清楚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即一款极致的产品,所以他们也准备好了为此付出时间、成本、人力、精力等等。那些只看到结果却不了解整个过程的公司则不会这样。对他们来说,设计只是肤浅的“化妆品”,正因为它是无形的,所以只具有很小的货币价值。

Samson CL7a,深蓝出品的专业级麦克风(来源于深蓝公众号)

这种情况在欧美也有出现,但由于西方经济更趋近成熟,所以这种情况发生得不太多。许多西方企业已经花费非常多的时间来理解品牌及其带来的平衡性。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去了解用户,也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如何将用户体验放在首位,可以说这是真正的好设计。而中国经济发展路径与西方不完全相同,工厂与客户之间是合同关系,他们为品牌企业提供生产加工服务。这些品牌企业在生产前已经为代工厂提供了生产产品所需要的一切,所以工厂没有必要了解制造过程之外的任何事情。这种情况随着提供ODM(原始设计制造商)服务公司的出现逐渐有所改观,但许多公司仍然扎根于OEM(代工生产商)领域,这才导致对设计的理解仅限于“涂脂抹粉”。这才是我们需要重视并解决的问题。

当然,近年来我们看到了一些非常不错的中国品牌,这些品牌了解设计、品牌、创新、品质和原创性,这部分企业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了设计的价值,但是还有更多的企业没有意识到,所以我们需要让更多的品牌信服设计的价值,我相信这样做的方法就是成功的案例。打个比方,客户可能会说我要一个“像iPhone的产品”或像“Beats by Dre”这样的耳机,但如果我们只为他们提供“涂脂抹粉”的产品就毫无意义。相反,如果我们整合一些信息去了解到底是什么让iPhone或者Beats这种产品成功,以及我们需要做什么来帮助客户的产品取得成功,这个过程则具有重要的意义。可以说,这个过程不会重复,因为每次研究新的产品都要从头来过,如果你能用正确的方法去思考并最终拿出好的设计,客户自然会看到你提案的价值这就是从客户内部推动自内而外的变化的好处,也是树立成功案例的重要性,这样会改变固有偏见。所以如果这款产品设计得很好,它必然会获得市场肯定,客户一定会跑回来问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可以再帮我设计下一款产品?这样的话每次他们都学习到更多的东西,他们也会把自己所认识到的设计的价值传递给其他人。

产品圣诞星(来源于深蓝公众号)

Stacy:您在香港创立了“深蓝工作室”,请问主要客户和主要业务包括哪些?客户是否主要来自中国?您认为中国客户对待设计的态度如何?他们是如何看待设计的价值的?

David:感谢对Deep Blue的关注,深蓝创立已有25年,从来没有哪个阶段是容易的。我们常被问到这类问题,特别是在创立初期,而正因为我们的热情和信念加上客户的支持,使得我们能够成功。我们的客户来自世界各地,中国客户也非常多,从大型企业到小微企业都有。我们的客户包括OPPO、富士康、联想、英特尔、夏普、摩托罗拉、松下、索尼以及小型公司和初创公司。我们相信设计,而且我们会帮助哪怕是很小的公司都能获得高品质的作品。

大多数来找我们做设计的客户已经理解了设计可以为企业做什么,也有一些是经人介绍来的,他们在第一次和我们的团队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讨论之后,或者在项目完成时都对什么是设计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所以他们都很乐意让我们全权接手并指导他们完成整个产品的设计过程。说真的,看到他们能够像我们一样能够理解设计的价值,并对设计表现出同样的热情,我们感到很兴奋。我认为真正的关键所在是要把设计视为整体业务的一部分,就是当决策者发现设计需要和工程、销售、研发花费一样多时间去关注的时候。设计需要适应这个企业,并成为整个运作体系和公司文化的一部分。

19年,Deep Blue出品的耳机解决了耳机缠绕和左右区分的问题(来源于Deep Blue公众号)


Stacy:您的设计理念是什么?可否具体为我们介绍一些“深蓝出品”的产品?在2018年受邀出席并参与圆桌讨论的顺德DTech大会上,我们也探讨了关于科技和设计融合的话题,可否请您介绍一下在您设计的产品中是怎样体现科技与设计的结合的。

David:Deep Blue有一个非常简单的设计理念,我们总结为两个词:“适合”和“想象力”。这是什么意思呢?它意味着我们对所承接的每一个项目都会进行大量研究直到深入理解它。这不仅包括终端用户,还有客户的核心竞争力、品牌价值、零售店、价格点、竞争对手以及其他一系列东西。然后,我们会考虑如何在一个点上或所有点上进行改进和加强。我们将设计视为业务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将客户视为设计公司的延伸,这样我们就能和客户共成败。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案例都是成功的,希望我们还能继续保持下去。在某些情况下,最终的产品可能未必因为外观讨巧而获得某些设计奖项,但它很可能成为公司最畅销的产品,因为它从最开始就被设计成为最适合的产品。


DTech大会上水娃和嘉宾探讨“科技与设计”


举个例子:只有一枚巨大按钮的电话,这款产品的受众是老年人,一些在某方面失能的老人,比如视力下降、关节疼痛、记忆力差、听力困难等,他们对“设计师款”产品并不感兴趣,他们认为的“设计师”与我们理解的并不一样。因此,我们首先要了解他们的需求、他们的品味、他们遇到的问题、他们对产品的期望等等,然后我们再去设计一个和他们生活无缝对接的产品,考虑他们的用户体验,解决他们已经遇到的问题。因此,这个产品可能是他们拥有的最好用的电话,他们会不断安利他们的朋友这款产品有多棒。但这样的产品不太可能仅凭颜值就赢得设计奖项,相反如果真的获奖了,我们反而会很担心。从另一个层面来讲,会设计“适合的产品”并不意味着我们不会得奖,事实上我们经常获奖,但就这类产品而言,获奖的基础在于经过大量研究得出“它就应该颜值高”这个结论。

我们用OPPO做的耳机和放大器就是另一个很好的例子:作为一个品牌,OPPO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公司,他们没有在卖弄,而是追求经典、精致和成熟。如果我们为他们设计的产品让人感到在视觉上压倒一切,那么对这个品牌来讲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在这一类别的产品需要优雅安静,是那种既高雅又精致的产品,因此没有必要炫技来破坏如此精心制作的东西。这些产品并没有获得什么设计奖项,但它们获得了音响行业的最高奖项,并被发烧友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好的耳机和放大器设计。

说起去年在顺德参加DTech大会时我们所探讨的话题,主题是通向技术与设计融合的道路。大家都很专注如何将技术与设计融合,我认为这是目前中国设计产业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我的答案很简单,我们要从问题本身出发来思考如何解决它。当第一次开始着手设计时,我们要回到问题的根本并提问,不是问它是什么,而是问它应该是什么。应该试图忘记我们所知道的一切,然后将解决方案定义为一个简单的陈述。

再举一个例子,在一个老人护理的案子中,客户让我们为那些容易摔倒的老人设计一个吊坠来帮助他不再摔倒。但其实这里有太多的问题,比如:当他们跌倒时可能根本没有佩戴这个吊坠,也可能因为不喜欢所以就不去戴它,也可能是无意识的没有佩戴,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可能也不知道怎么用或根本没人指导他们怎么用。因此,我们尝试删除所有假设并以更基础的方式来构建解决方案。解决方案是......当一个老人跌倒时,室内系统会提醒护理人员什么位置发生了状况。然后,我们开始研究人们可能摔倒的各种情况,还有去寻找那些可以帮助简化解决方案的技术。结果是我们发现绝大多数老人都只会跌倒在一些特定的地点,楼梯、浴室和厨房。这给了我们一些启发: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有史以来第一次,技术之间可以互联互通——通过复杂算法可以对某种情况作出精准假设。这对设计师来说是种特别的启发,我们意识到通过声音、速度、动作检测、位置、温度和心跳等一系列传感器,可以创建一个智能系统将所有这些东西连接在一起,这样一来我们只要把一些简单的设备插在电源上让它们互联就可以了,它们自己就会“知道”什么时候有人跌倒了。例如,假设系统监测到了一个动作,它具有特定速度、在特定位置触发、具有特定高度、发出某类特定声音或者心跳加速,系统可以马上询问是否有人已经摔倒,询问有没有人应答,或者是否有呼救和提醒护理人员等等。当一个无缝联结的系统通过非常基本的技术手段来创建一些更智能、更不具有侵入性的产品,那么这种产品的效果会更好。这是我们使用技术的方法,通过提问我们想要实现什么,然后反向来看我们如何实现它,并找到让我们能够实现解决方案的技术。

当然,我们也基于技术来设计,比如:客户已经开发了某种技术正在寻找应用场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试图定义的不是技术的功能,而是技术带来的优势。 例如柔性屏,柔性屏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想法,但本身并不是目的,相反如果我们将其视为一种能力,一种可以将屏幕变小或者让屏幕可以适用于更复杂形状的能力的话,就会产生很多创意,并且创新出各种从前不可能实现的场景。

1

2021-12-24 4401 0
最新评论 (0)
  • 意见反馈

    公众号
    看案例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