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迎合用户需求,到创造需求场景,好的商业设计应该如何做?
萌小鸟
萌小鸟


从迎合用户需求,到创造需求场景,好的商业设计应该如何做?


认知决定行为
行为决定结果

ADM您是如何进入设计行业的?  您的教育背景是什么? 能简单谈谈文化背景和教育体系对设计的影响吗?
 
滕磊在小学的时候喜欢看《七龙珠》《阿拉蕾》等漫画,就慢慢喜欢上了画漫画。后来高中时学了艺术专业,考大学时选择了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梦想以后可以做一个职业漫画家。结果阴差阳错进了视觉传达专业,后来接触了平面设计、包装设计等课程内容,才开始了设计的启蒙。大学时期赶上了互联网热潮,除了学校教的东西之外,自己也开始在互联网上去看国内外的各种设计论坛,各种国外优秀设计师的作品。慢慢发现设计其实挺适合自己的,于是就开始了我的设计师生涯。
 
文化和教育背景对于一个人来说影响肯定是巨大的。这些内容会慢慢形成你对世界的认知,以及思考问题的方式,而认知决定你的行为,行为决定结果。稻盛和夫说过 "人生·工作的结果=思维方式×热情×能力",往往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将决定着他的行为方式,从而直接影响到结果。在一生中要想有所成就,一切都先从思维转变开始。

ADM您早期曾任职于微软和 frog design,这段时期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吗?
 
滕磊微软和Frog的经历是我职业生涯的重大转折。
 
加入微软是我开始做产品设计的起点,在微软接触到了科学的设计流程,之前完全是凭着感觉在做设计,而科学具体的设计方法可以持续稳定的把设计做对

2009年加入Frog,我参与了众多国际项目,与不同国家的设计师工作,学到了很多不一样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并且大多数项目都是跨平台的设计,这锻炼加强了我系统的产品思维。
 
区别于微软,在Frog的时候我接触了全流程的产品设计,从研究到概念到详细设计,不再只是负责产品设计流程中的某个环节。这让我认识到每一个环节在整个流程中的作用,并且深入的接触到用户,挖掘用户在产品使用上的痛点,帮助自己可以更准确的做出判断,视野更加开阔。

值得一提的是,在frog时,我作为主设计师设计了 Office for Mac 2011 的品牌概念,创作了全新的 logo 系列,代替使用了 8年之久的上一代经典 logo。

ADM是什么契机让您创立 ARK?

滕磊2011年10月,我离开了Frog,因为对每天从事的工作失去了兴趣,所以我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有个舒缓的空间让自己好好思考一下,后面的人生之路应该怎么走。
 
我的合伙人王心磊是我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我们一直想一起做点事情,但是我们当时只懂设计,不懂商业,不懂如何做生意,后来另一位合伙人张文新的加入,大家的理念和价值观特别一致,一拍即合。
 
到了 2012 年,正好移动互联网开始爆发,于是 ARK 创新咨询诞生了。创立 ARK, 绝对是我人生最大的一个转折点,我完成了从产品设计到商业思考、从设计师到商业与产品人的转型。

ADM ARK 的经营理念和作业流程是什么?

滕磊ARK的创新理念是 :「不是遵循标准,而是定义新标准;不只关注竞品,而更关注趋势;不只是迎合需求,更需要激发需求;不只为创造差异,而是为了创造价值。」
 
我们用更自由的管理方式驱动团队,让每个设计师都用自己的方式去贡献价值,激发团队的思考发现有效的方法而不是套用已有的方法。我们没有专属的研究团队,而是让每一个设计师都去参与研究,只有这样研究阶段才是有的放矢的,每一个问卷的设计,都在设计时脑中要回答一个设计的问题。
 
我们会把设计团队分成两类人,突破型设计师(擅长看到全局视野,不擅长处理细节逻辑)和架构型设计师(擅长处理细节逻辑,不擅长全局视野)。我们让突破性设计师提出破局的想法,然后交给架构性设计师通过研究来进行验证和修正。这样的方式,就确保了设计之初可以从更大的视野去寻找解法的方向,而后又能够使被突出的设计方向有合理的落地性。通过在团队中组合突破型设计师和架构性设计师,就可以让创新以感性作为起点获取更广阔的视角,再用理性拉回现实使其具有可落地性。
 
我们不单纯关注客户的需求,而是关注需求背后的原因,为最终的价值服务。也正是带着这样的理念,我们与合作伙伴做出了一系列行业标杆性的产品和服务,例如小牛电动APP、KFC SuperAPP、招行掌上生活、腾讯应用宝、ARKie等等。
 
肯德基 superAPP

ADM公司或者个人未来的发展是否有新的规划和目标?
 
滕磊对于ARK来说,我们的优势和长处就是帮助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和创新。但是,转型和创新的落点还是要关注价值的增长。
 
今年,我们也全面升级了一套产品解决方案,打造“增长大脑”(growing brain),它的目标伙伴是想要通过产品创新和内容运营,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品牌。接下来,“增长大脑”要做的就是通过“需求场景构建+智能内容运营系统”双核驱动,结合ARK创新咨询的能力和我们另一家公司ARKIE的技术能力双倍赋能,帮助企业实现增长正循环。
 
在这样变化的时代下,光靠个体远远不够,ARK也需要积木式的创新,融合各方面力量,强强联合,才能做出更伟大的创新。所以我们从 ARK 变成 ARK Federation ,从个体到生态。未来,我们还将与更多商业、战略、数据、技术、设计、产品等各方面的伙伴融合,构建出一个强大的生态。
 
ARKIE

设计如果只在迎合需求
价值就是不断缩小的

ADM在创作中是否有设计标准?设计准则是否会根据服务对象发生改变?
 
滕磊符合商业价值的设计才是对的。设计要为商业目标服务,只有带来商业价值的设计才是对的设计。ARK与众多商业伙伴合作过程中,致力于设计驱动产品创新,为伙伴带来新的商业价值。

ARK与【得到】的合作也是如此,作为一个知识精选服务产品,我们发现只为用户提供知识是不够的,还要让这些知识变成用户自己的知识,让用户觉得真正学到了有用的东西,他才会更长时间的使用得到。一个最普遍的问题就是用户看到好内容收藏了,收藏之后可能都不会看,甚至忘记自己收藏过了。因此,如何高效率的学习就成了最核心的问题,这关系到产品的未来。ARK与得到团队设计了有效的知识回溯体系“Dynamic knowledge动态知识呈现”,帮助用户更好的完成“知识缝合”的过程,打造创新型知识付费体系,增强了用户的粘性,将用户更长时间的留在产品里,将知识与服务有效转化为产品的商业价值。
 
适合的设计才是好的设计。设计是“戴着镣铐跳舞的艺术”,这些“镣铐”就是商业环境下需要考虑的各种因素,权衡利弊,达到当前阶段的最佳平衡。大多数解决方案都是在一定时效性之内的最佳平衡。

小牛电动APP

ADM项目中如何平衡创作理念和客户需求?
 
滕磊我们都有一种体验——一个产品的设计拿给大家看,永远都会有人提出意见,永远都有能改进的空间,设计会无休止的修正下去,最终往往是面目全非。这就是因为没有评价标准,大家对“好”有各自的看法。

我们在产品的设计中,关注的是用户在使用之前的场景和需求,那么看到的东西就应该和需求一致,这个时候用户就会对产品产生好感,下次才会继续来用。但是设计的价值可不只是解决问题,如果只是在迎合需求,价值就是不断变小的。
 
所以,我们要从用产品迎合需求,转向去激发创造需求场景,并将这个场景之下的解决方案和我们的产品进行必然连接,让用户产生第一印象的认知,从而让我们的产品成为了用户的必然选择,也就能在竞争中胜出。
 
ADM到目前为止,最难忘的工作经历是什么?是否可以与我们分享该项目及其背后的故事?
 
滕磊招商银行一直是银行当中公认的比较创新的银行,从2014年开始,ARK几乎成了掌上生活御用的创新咨询团队。掌上生活是招行的信用卡App,之前的信用卡App定位是信用卡还款工具,但挑战在于,人们每月只还一次信用卡,粘性和活跃度都非常低,虽然有几千万持卡人,但只有两三百万是App用户。

所以,我们和掌上生活团队围绕持卡人需求,重新定位了4.0,转变成内容与消费+信用卡体系,4.0上线以后,很快将几千万持卡用户中90%变成了App用户,非常成功。5年来,掌上生活也实现了用户从300万到8000万的增长,成为行业内的标杆级产品。

 掌上生活

ADM在项目团队中做事,您认为最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滕磊需要成员之间紧密的配合。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都是复杂性极高的问题,简单的问题都被解决的差不多了,尤其是传统行业+互联网的创新,都是几十人、上百人的跨团队协作,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集合大家的力量才能把事做成。配合的好坏,决定了团队战斗力的强弱,决定了是不是能打硬仗。
 
 
设计的价值在于
构建用户真正的应用场景

ADM如何将设计和商业两者进行更好的融合一直以来都受到很多关注,对于设计与商业之间的关系,您是如何看待和权衡的呢?
 
滕磊我们做的是商业设计,就是要为商业与用户服务的,而不是做一个艺术家,艺术家更加专注于表达自我的表达。设计要为商业服务,为客户带来商业价值的设计才是真正好的设计。
 
ADM您认为一个成功的设计作品,应该具备什么?
 
滕磊我先说一个商业范畴下「好的设计」的标准吧。ARK一直在说,我们给的是对的设计,而不是好的设计。对的设计在于它能不能带来商业价值,第二点它是不是一个合适的设计。

腾讯应用宝

ADMADM 多年来一直关注并探讨设计趋势变化和行业导向。您觉得国内设计行业的发展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为何?或者说对未来的设计发展有什么期盼和畅想吗? 如何看待日渐发达的网络技术带给设计行业的影响? 如何看待此次疫情对于整个设计行业发展的影响。

滕磊AI + Big Data + Cloud + Design ,  ABCD是个性规模化时代的机会,设计在其中将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发挥巨大价值 。未来的大数据会非常发达,但是不能忽略人们的情感化需求,两者需要达成平衡。
 
设计思维始于人,终于人。除了对消费者基本需求的了解,还要能深入挖掘潜在的心理诉求,通过产品和服务达成情感连接。设计的巨大价值在于建构用户真正的应用场景。比如新技术具体应用方式,技术可以理解为是种子,设计通过将技术产品化的方式满足用户诉求,将种子变成直接食用的米饭。
 

设计与生活
是密不可分的

ADM除设计之外,生活中有其他爱好吗?

滕磊平常喜欢打打游戏,有空刷刷b站,看看动漫。也喜欢读科幻、商业、设计、心理学、故事方面的一些书籍, 和大家一样会追一些美剧大作。我也很喜欢玩改装车,欢迎爱车的朋友一起交流。也喜欢弹弹吉他,创作几首原创歌曲。


ADMADM 的粉丝中有非常多初入设计行业的年轻设计师或者正在学习设计的同学们,是否可以给新人们推荐一些优质实用的专业书籍、网站、比赛、短期课程等?

滕磊我推荐一些不错的书吧。《原则》《高维度思考法》《结构思考力》《颠覆性思维》《设计改变一切》《从0到1》《设计中的设计》,另外再推荐我与吴晓波频道团队合作的一门课程《谷歌冲刺工作法》,我们结合了ARK在本土的创新实战经验,将谷歌设计冲刺方法,打造成一门更适合中国市场的敏捷创新冲刺课程。这门课可以让你在这个相对艰难的大环境下,掌握一套高效思维方法,能够在短时间内以最小成本解决一个问题。
 
ADMADM 作为一个与大众生活密切度较高的项目,一直致力于透过优质的设计,帮助大众了解更多美好生活的可能性。作为设计师,您是用什么角度来看待设计和生活的?
 
滕磊作为一个从业者,一个夹在现在与未来之间的人,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观念与认知上的及时转变。设计与生活是密不可分的,尤其我们做的是创新的产品体验设计,需要尽可能多的去体验和感受身边的生活,做创新其实是需要一些直觉化的东西,这种直觉化的东西就是通过平时的感受和积累下来的。

桌面收藏

ADMADM 近几年一直在尝试打造场地、社群、品牌、产品等跨界内容,希望呈现新场景下的新消费内容。您如何看待跨界合作? 就您自己的创作而言,是否有考虑在未来联合全新的领域进行探索或者合作呢?
 
滕磊通过跨界融合思维,我们可以把已有的好点子从本来的领域借用过来,结合自己领域的优势和特点,进行重组和改进,从而创造出行业内前所未有的“新物种”。
 
ARK其实一直在尝试跨界联合,创造积木式的创新。我们不仅已经在融合商业、战略、数据、技术、设计、产品等各方面的伙伴力量,构建生态;在项目合作上,也不断涉足新领域,包括社交电商、新医疗、公益等;在内容上,我们也开始尝试新场景,比如视频、直播的形式,在b站上当up主。在这样快节奏的时代,我们需要去寻找新形式新内容,不断突破才能生存下来。

结 语

设计如果只是单纯拿来满足客户需求,那么它的价值就将大打折扣。正如滕磊所说设计的价值不仅在于满足需求,更在于构建用户的应用场景。如此,与用户的情感达成连接,得以将设计内在价值发挥出来。创新的产品设计灵感多来自于生活,通过生活中的积累将其转化为设计思路,在情感上也更易贴近用户的心理。







本文转载自: ADM展会

0

2020-06-01 2676 0
最新评论 (0)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