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的哲学
太火鸟
太火鸟
——专访辛向阳教授

Design thinking is a reflective、adaptive approach to achieve the goal which is open to negotiation. - 辛向阳


辛向阳教授的工作室中一面墙都是可擦写的白板。聊起这些白板的用处。他说:


有时候很多是孤立的点,当把这些点写下来的时候才能发现其中的联系,由点成线,连续性的思维灵感就迸出来了。


两杯茶下肚,我们也开始了一段两小时的“连线”

01

设计的基础是哲学

01

辛向阳是技术转化与组织转型联盟(ATOT)的理事长,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原江南大学设计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以及XXY战略咨询公司的创始人。


他的博士专业是卡耐基梅隆的设计哲学专业。他在卡耐基梅隆的博士导师Richard Buchanan毕业于芝加哥大学哲学系,受约翰. 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影响很深。


辛向阳,图片来源:网络

辛教授从硕士开始就跟着Buchanan学习,直到博士毕业,期间接受了系统的实验主义哲学训练。他认为哲学是一个人的底层能力,在他看来哲学就是把经历抽象成符号的过程。


这个说法就有点儿抽象,用大白话“翻译”就是:我们每个人都会讲故事,当我们把自己的经历用语言表达出来,就是一个简单的经历抽象成符号的过程,即哲学的开始。而那些见识多、阅历丰富、抽象功底扎实的人——如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等,抽象出的理论简洁、普适、实用,能影响很多人,就升华成了哲学。


所以辛向阳教授眼中的设计并不是传统意义的交互设计,而是管理、思维、战略、经济学以及组织创新的综合,根基是哲学。



辛向阳教授博士就读期间参与了美国邮政法修订,这件事第一次让他深入理解了,哲学是如何为设计打基础


当时辛向阳教授所在的卡耐基梅隆大学的设计学院参与美国邮政法的修订,与他们一起竞争的还有其他4个美国最好的设计院校,以及另外5个有名的设计公司。


普遍思维是从排版入手让整部邮政法看起来更清爽,但辛向阳教授的导师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从哲学思维角度重新编排邮政法,让人从认知上更易于理解和使用。

美国邮政服务,图片来源:网络

“我们把邮政法看作一个连接邮政局和普通老百姓的界面,要用交互设计和服务设计的理念重新建构邮政法的体系 。


重构的第一步是把邮政法逐条拆分,然后按照典型用户、任务和路径去重新组合邮政法的条例并进行编号。


经过这一番重新梳理,一个美国“大农村”的居民,在驱车赶往附近的邮局寄信件时,就可以在邮政法的具体模块快速找到他关心的问题。邮政法不再只是一部高高在上的法典,而是贴近每个使用者的使用指南。


“那段经历让我理解了之前的那些抽象理论如何应用到实际中。” 辛向阳教授总结。


这不仅是设计,而且是工作和生活的哲学。


02

商业中的设计思维

02

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一直强调“思维五步”的过程,因而一直以来,设计对于辛向阳教授而言,都不是一个工具,而是一种思维。


说起如何定义设计思维,辛向阳教授琢磨了十几年,尝试下了这样一个定义:Design thinking is a reflective、adaptive approach to achieve the goal which is open to negotiation.


一来任何事物都没有绝对合理的目标,站在不同的立场,目标不一样。站在商家和用户的立场,以及站在地球生态系统的立场,目标就会不同。设计思维即反映梳理相关情境,以不同的眼光解构特定问题,制定目标。


二来在有了认可的目标后,设计思维可以帮助我们在已有条件下达到最优解,并不断反思、适应。因为随着研究问题的深入,我们会发现很多之前忽略的层面。因此,随着信息的不断丰富,我们也需要不断反思目标是否合适,以及选择的路径是否合理。

设计思维的核心是:adaption、negotiation、selection。保持开放心态,获取不同信息,让设计根据情境不断螺旋式适应前进。


XXY战略部资讯是推进设计思维在产业中的实践,公司使命愿景的第一条是:用智慧给企业赋能,帮助企业找到合适的目标,以及实现目标路径。让企业在有良好的动机、崇高的目标和对财富多元理解的企业文化中,走更远。


除了追求效率外,还要注重更多服务细节。


辛教授说以前去星巴克买咖啡,叫号时服务员只会说:拿铁好了。但从13年开始,服务员会加上:辛先生,您的拿铁好了。简简单单的“辛先生”三个字,表面看起来增加了单个顾客消耗的服务时间,效率折损了,但对每个顾客而言却是更舒心的体验。


所以在底层的哲学和理性架构上,当企业目标定位不同,相应提供的服务与职能也会出现差异化。


星巴克咖啡,图片来源:网络

目标层面的重新梳理能够给企业带来哪些正面的反馈?辛向阳教授在复盘帮助拓路土做企业转型的过程中,尝试性回答了这一问题。



作为一家做绳子起家的公司,拓路土最早做的是纯绳攀运动,起始投入成本高,初始人流量低,企业就只能不断想办法增加人流量以实现盈利。但是,当地生态的承载力有限,人流量如果很高,可能造成环境的破坏,无法可持续。


面对这家企业的困境,辛老师在了解背景后帮助企业梳理出了一个使命:做一个合格的地球公民。把绳子作为一个载体,连接人和贵州山区的美景、当地的传统文化以及运动本身。让人在参与绳攀的运动中接近地球,思考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地球公民。


围绕合格的地球公民这一件事情,除了绳攀运动本身,同时也衍生出了小朋友的以绳攀为主线的研学营,让孩子在绳攀过程中接近自然,了解当地传统文化,给企业增加了新的商业模式。

绳攀,图片来源:网络

当把目光从增加人流量本身,转换到做合格地球公民的企业使命,可做的事情无形中又多了起来,

商业模式也摆脱了只看人流量这一怪圈。



03

动态设计思维

重新看待问题,明确目标后,动态连续的设计思维有助于帮助企业根据情境发展,不断验证、反思、优化解决方案,带来可持续性反馈。


辛向阳教授提到,在之前提到的美国邮政法修订项目持续的3年里,过程中团队除了10个固定成员,每隔半年会让一批对项目完全不了解的人加入进来。


这部分的流动性也是辛向阳教授的导师“设计”的,因为团队始终需要新的视角。“我们做一个东西一段时间后,很容易禁锢于自己已有的思维中,脱离了真实使用者,这时候设计就变成了自娱自乐。所以需要不停补充新人进来,如果新人对邮政法中我们使用的一个单词不理解,那就意味着我们设计的有问题。”


时刻学会把自己清空,带着新人的开放视角来看问题,也是辛向阳教授在这段经历中的收获之一。


辛向阳教授说:“我现在带着小朋友在做事情的时候,都是一种开放的心态、当听到不一样的观点的时候,我不会着急否定,而是先问为什么,尝试去理解。”

辛向阳与学生,图片来源:网络



辛向阳教授参与的 沙漠重塑 

设计思维连续反思性的学以致用。


在辛向阳教授眼中如果治沙仅仅是补贴,植树造林,却忽略了人,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届时仍是沙漠居民只想逃离,外来游客猎奇一游,没人真正在乎治沙成果。


他认为治沙的核心方案应该是建立一种以沙漠原住民、当地沙漠生态为核心的关系,包括外来游客和沙漠的关系,沙漠原住民和外来游客的关系。让所有沙漠原住民能够在沙漠中生活,而非只想逃离。外来游客除了猎奇观光,也能够尊重沙漠生活。同时,沙漠居民能够与外来游客之间保持平等对话,而非仰望。


也是辛向阳教授组织了第一届沙漠排球赛

为什么选择沙漠排球赛这个主题?

沙漠排球,图片来源:weibo

“首先这个是和现代生活很接近,能够吸引大家的。说起沙漠排球赛,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迈阿密的阳光的沙滩排球。为什么迈阿密的沙滩可以玩排球赛,我们沙漠就不行呢?”


其次,这种活动模式比起大规模的沙漠越野赛,对沙漠的破坏最小。白天是沙漠排球赛,排球赛的间隙还开展沙漠工作坊,让参与者更多了解沙漠


最后,这种模式是可以让沙漠居民参与进来的可复制延续模式。例如沙漠居民可以借此自己开一个airbnb,招待客人,获得一部分收入。同时作为主人,招待外来游客的过程,也是一个双方平等对话的过程。




前段时间,辛向阳教授朋友圈的一组照片就是马莲湖治沙基地的成员小李和他的未婚妻在沙漠拍的一组婚纱照。



图片来源:weibo


“我想通过这个项目,让沙漠居民的下一代,也能够过上与现代社会不脱节的生活。” 


04

发现未被发现的美

04

了那么多设计思维的产业应用,谈到艺术与生活,辛向阳教授表示像另一个角度重构问题一样,设计思维也可以启发大家发现那些未被表达的美。虽然每个时代启发人们去发现美的技术手段可能有所不同,但启发人的核心是不变的。


比如印象派的代表艺术家莫奈在色彩处理方面蕴含物理学的视角。苹果的颜色是绿色的,之前的画家画苹果,直接会用绿色。可是莫奈在画苹果的时候,不是单独的一种绿色,里面会掺杂多种颜色。这些颜色的来源是光和环境的颜色。


这在当时而言就是挑战我们认知的世界,启发大家看到了未被表达的美,也诞生了一系列探讨光影的绝世画作如《鲁昂大教堂》、《稻草垛》等。


《鲁昂大教堂》图片来源:网络

《稻草垛》,图片来源:网络


眼前的杯子,我们看到是一个椭圆。但是毕加索说不对,平面上它是圆的,但是立体来看,不是一个简单的椭圆,所以我们看毕加索的画作,他会把杯子处理的很立体。有启发的艺术是好的设计思维的体现,重新带领人们认知你眼中的世界,点燃那些未被领略的美之焰火。



新的技术手段,互动形式在艺术中的运用也应遵循设计思维的原则,以发现未被发现的美为目标,让人有所启发,而不是单纯的炫技。


日本之前有个艺术家,运用一种新的艺术形式,让两个人同时坐在一个鱼肚子里,同时用仪器监控人的脑电波,可视化脑电波的变化,看看两个人脑电波的重叠会产生什么火花。这种新的形式,只是为了展示人与人思想碰撞的可能性,而不是用形式的酷炫来夺人眼球。


对于AI技术辛向阳教授强调:AI 是投射到某种介质上的人的意志,其核心还是人,AI应用到艺术层面是要做到如何启发更多人感受到未被发现的美。就像工业革命一样,一个时代进程,该来的总归会来。我们需要考虑的是,AI时代如何让人们生活更幸福。

A.I. Art,图片来源:网络


采访结束时,辛向阳教授墙上的一幅中国尺吸引了我的注意。这把尺子是辛向阳教授自己设计制作的,形象表现了中国历朝历代的兴衰。


横轴是历史朝代在时间线上的更迭,纵轴是基于社会稳定、经济状态、科技实力、观念发展和疆域面积的综合国力评价。



这样一个形象且有趣的形式,让我这个历史小白瞬间燃起了想探索中国历史的兴趣,

这不,

辛向阳教授的设计思维启发模式瞬时在我脑中开启。


本文转载自: 夸可志

0

2020-01-16 2049 0
最新评论 (0)
  • 意见反馈